毕摩

时间:2015-04-08 09:02    来源:    阅读次数:(10722)

  毕摩,在古代是精通彝文,并为彝族的土司、头人执掌神权的人物;自彝族地区改土归流后,毕摩则是彝族文字和彝文典籍的保存者和传承者。
  不同时期的汉文文献,根据毕摩的职能和彝语方言,对“毕摩”一词有不同的称谓和书写方式。如:
  魏晋时期,在“夷帅”周围、掌握彝族社会“鬼教”、在彝族中有威望的人,被汉文献称之为“耆老”。《华阳国志•南中志》说:“夷中有桀黠能言议屈服种人者,谓之耆老。使为主议论,好譬喻物,谓之夷经。今南人言论,虽学者亦半引夷经。”
  自南北朝爨氏割据,到唐代南诏时期,汉文献则将毕摩称之为“鬼主”。《新唐书•南蛮传》说:“夷人尚鬼,谓主祭者为鬼主。每岁户同一牛或一羊,就其家祭之。送鬼迎鬼必有兵,因以复仇云。”当时的楚雄州境也同其他彝区一样,实行着“鬼主”制度,“大部落有大鬼主,百家则置小鬼主”。《新唐书•南蛮传》记载,永徽二年(公元651年),赵孝祖率军往滇西讨伐“白水蛮”,先在武定罗仵侯山遇“其酋长秃磨蒲与大鬼主都于以众塞箐口,孝祖大破之”;行至楚雄龙川江边的鹿城附近,也遇到“大酋俭弥于、鬼主董扑,濒水为栅,以轻骑逆战”,被赵孝祖击败。可见“鬼主”是彝族的毕摩(祭师),也是长官身边掌握神权的不可或缺的人物。
  自元代起,汉文又据各地彝语方言和称谓,将毕摩写成“比么”、“拜祃”、“白马”、“呗玛”或“大奚婆”、“大觋皤”、“朵西”等等。如,元李京《云南志略》说彝族“有疾不识医药,惟用男巫,号曰大奚婆,以鸡骨占吉凶,酋长左右斯须不可阙,事无巨细皆决之。”明天启《滇志》卷三十说,罗罗“巫号大觋皤,或曰拜祃,或曰白马,取雏鸡雄者,生刳其两髀束之,以占吉凶。有夷经,皆爨字,状类蝌蚪。精者能知天象,断阴阳,在酋长左右,凡疑必取决焉。民间祭天,为台三阶,亦白马为之祷。”
  自明朝中后期以来,随着中央王朝对彝区的改土归流,楚雄州境有强大实力的府、州、县级彝族土司政权被推翻,原为土司执掌神权、文权和司法审判权的毕摩,也因失去服务对象而流散民间,成为主要为民间婚丧嫁娶、节日吉庆活动中主持祭祀的人物,其所掌握和传承的彝文,也就增添了许多为祭祀服务的内容。同时随着清末以来民族歧视和社会动荡的加深,能识读彝文的毕摩越来越少;民国时期,彝文仅有一些毕摩,或个别彝族头人能识读。新中国成立之初和“文革”期间,毕摩曾被视为迷信职业者而遭受打击,彝文书籍亦大多被焚毁。到1980年前后,州内能通识彝文者不到50人。
  1982年,楚雄州召开首次毕摩会议,为毕摩恢复名誉,确认毕摩为“彝族古文化知识分子”,调动了毕摩传授和研究彝族古文化的积极性。接着,又分别于1988年11月、2003年12月、2008年12月分别召开了第二、第三、第四次毕摩座谈会,学习党的民族政策、宗教政策和民族理论知识,部署有关彝文古籍的普查、收集、整理和翻译的工作,使毕摩在传授彝文、翻译彝文古籍、传承彝族优良传统文化等工作中,充分发挥其应有的作用。从第三次毕摩座谈会开始,每次座谈会均正式给毕摩颁发“毕摩证书”、“毕摩法帽”,全州共有211位毕摩获得毕摩资格认证。
  州、县(市)有关部门中央民族学院、云南民族学院、西南民族学院等单位配合,以开办“彝文大专班”等形式,培养了一批具有识读和研究能力的中青年彝文工作者;楚雄州民委则在州内不定期地开办彝文学习班,并与各县(市)教委配合在大姚昙华完小、牟定凤屯新房完小和位于紫溪山腹地的州立楚雄市民族小学等处,开办彝汉双语教学试点班,培养了一批对彝文有一定识读能力青少年。
  位于楚雄彝州政治、经济、文化中心的楚雄市,则于2000年3月举办了首期彝族毕摩文化研讨班,并成立了彝族习俗传习所,2002年12月成立全市毕摩协会,重点负责培养年轻彝族毕摩,加强和规范彝族优秀文化的挖掘、整理工作,组织专门人员收集、整理、编辑出版了《三女找太阳》、《彝族毕摩经初稿》等彝族文化书籍,并收集到有关彝族的民族文物128件(套)。2005年,由楚雄市牵头召开了楚雄州彝族毕摩文化研讨会。会议期间,到会毕摩进行了“毕摩祭坛”、“毕摩祈福”、“毕摩绝技”等毕摩文化的祭祀仪式表演。2008年 12月25~28日,楚雄州民委、楚雄市民宗局在楚雄联合举办了有全州10县市共260名毕摩参加的“楚雄彝族毕摩文化研讨会”(即第四次毕摩座谈会)。会上,州民委、楚雄彝族文化研究所的专家就“毕摩的素质与毕摩的未来分析”、“毕摩的历史渊源及地位作用”和“毕摩经典译注”的编译工作,进行了专题辅导讲座;组织与会毕摩举行祭祀大典程序展演和毕摩绝技表演与研讨;由州民委组织彝族专家对与会毕摩进行资格认证,并颁发毕摩资格证书。
  通过毕摩座谈会、毕摩文化研讨会等一系列活动,基本掌握了全州毕摩的基本情况,保存了有关毕摩文化中视、听、图方面的宝贵资料,为传承彝族文化,提高毕摩素质,规范毕摩礼仪,充分发挥毕摩在现实社会生活中的作用,打下良好基础。

相关文章